主页 > 读书杂感 >

赵蕤:小利不去,大利不来

2018-09-29 · 来源:先贤智慧网 · 作者:赵丹阳
字体: / /

【导读】

从前,晋献公派荀息用垂棘产的美玉和屈邑产的良马作为礼物贿赂虞公,来向虞国借路去攻打虢国。虞公贪图宝玉和骏马想要答应荀息。宫之奇劝谏说:“不可以答应啊。古人有句话说 :‘嘴唇没有了,牙齿就会感到寒冷。’虢国不被灭亡,靠的是有虞国;虞国不被灭亡,靠的是有虢国啊。如果借路给晋国,那么虢国早晨灭亡,虞国晚上也就会跟着灭亡了。怎么能借路给 晋国呢?”虞公不听,把路借给了晋国。荀息带兵攻打虢国,战胜了虢国。返回的时候攻打虞国,又战胜了虞国。荀息拿着玉壁牵着骏马回来向晋献公禀报。晋献公高兴地说:“玉璧还是原 来的样子,只是马的牙齿稍微长了一点。”由这则故事我们可以看出:醉心于眼前的蝇头小利,会对长远之益造成祸患。

《论语·子路》曰:“无欲速,无见小利。欲速则不达,见小利则大事不成。” 的确,利不可两得,故而不抛弃小利,大利就不能得到,智者应该懂得舍小取大。

【反经原典】

《管子》曰:“知与之为取,政之宝也。”《周书》曰:“将欲取之,必故与之。”何以征其然耶?黄石公曰:“得而勿有,立而勿取,为者则已,有者则士,焉知利之所在?”[人多 务功,鲜有让者。唯天子不与下争功名耳。故曰:有则士,焉知利之所在乎?天子不收功于万物,故能成其高;不竞名于众庶,故能成其大也。]

《尸子》曰:“尧养无告,禹爱辜人,此先王之所以安危而怀远也。”圣人于大私之中也为无私。汤曰:“朕身有罪,无及万方;万方有罪,朕身受之。”

汤不私其身而私万方,文王不私其亲而私万国。先王非无私也,所私者与人不同,此知大私者也。由是言之,夫唯不私故能成其私;不利而利之,乃利之大者矣。

【译文】

《管子》上说:“明白给予就是获取的道理,那是为政的法宝啊。”《周书》上说:“将要从哪里求取,所以才一定要先行给予。”怎样才能证明这个道理是对的呢?黄石公说:“得到 的东西却不要占有它。即使是君主建立的功业,也不要占取功名。只要尽力而为就是了,占取功名是士大夫的事,君主何必要了解功名利禄在哪里可以得到呢?”[人们往往追求功名,很少 有谦让的,只有皇帝不和臣下争功名。所以说占有功名的是士大夫的事,天子何必要了解功名利禄从哪里可以得到这种事呢?皇帝不从万民那里收取功名,所以才成就了自己至高无上的地位 ;国君不和百姓争夺名位,所以才成就了自己的广大宽宏的名声。]

尸佼说:“尧尽心抚养那些孤独无靠的穷人,禹即使对待罪人也懂得爱怜。这是说古代的圣君能够使处在危难中的人安居乐业,对边远地方的人也同样给予关怀,使之臣服顺从。”圣明 的皇帝在最大的私情里表现出的却是无私。商汤向上天祷告说:“我一个人有罪,不要对天下百姓进行报复;天下百姓有了罪恶,请让我一个人来承担。”商汤不偏爱一己之身而爱天下百姓 ,周文王不偏爱他的亲族而爱万国的人民。古代的圣王不是无私的,只是他的私心与一般人不同,这才是明白大私的道理。由此说来,只有不存小私之心,才能成就最大的私;只有以不贪图 小利为利,才会获取大利啊。

【史海沉钩】

本篇是《反经》中的第三十章,讲的是“将欲取之,必姑与之”的道理。说白了,就是“吃小亏,占大便宜”,或者叫“放长线钓大鱼”。这并不是阴谋手段,而是讲如果没有投入,便 不会有回报的道理。“箪豆见色”之徒只能“为小妨大”,而要想获得大利就必须忍痛割爱、放弃“小私”。汉宣帝戒急用忍,不争一时之长短,终将张扬跋扈的霍氏一族连根拔起,是为明 证。

汉宣帝如何将霍光一族连根拔起?

韩非子曰:“君臣之利异,故人臣莫忠,故臣利立而主利灭。”老话也讲:君臣一日百战。君臣关系从来都是一对合作和猜忌的特殊矛盾。汉宣帝与霍光家族也不例外。

霍光是西汉权臣、政治家,麒麟阁十一功臣之首,大司马霍去病异母之弟,同时,他还兼有国丈与太国丈的身份。他常被人和伊尹并提,称为伊霍,后世往往以行伊霍之事代指权臣摄政 废立皇帝。

后元二年(前87年),汉武帝临终之时明确指定霍光为大司马大将军,和金日磾、上官桀、桑弘羊一同辅佐时年八岁的汉昭帝,并且对霍光尤加礼遇,赠其《周公负箕辅成王朝诸侯图》 ,以示宠信。

本来,老谋深算的武帝对身后的这一战略布局用心颇深,霍光“通识政理,击搏进取”,可以御强患;金日磾“笃敬寤主,忠信自著”,可以为虎臣;上官桀“思辨疾捷,才力过人”, 可以备非常;桑弘羊“摧抑兼并,均济贫乏”,可以理钱财。他们几个如果和衷共济、同心同德,形成一个稳固的领导班子,复兴强汉、哺育黎民是没什么问题的。

关键在于,霍光不甘“与群小同列”,他的梦想是当“王佐”,也就是帝王的专用骨干。为此,他对辅政大臣中比较硬的两家--金家与上官家实行了联姻政策。金日磾次子金赏以及上官 桀之子上官安分别迎娶了霍光的两个女儿。由是,霍光得以暗中借势,大张己力。可是,这个上官家似乎也想往上爬,这就让霍光这个亲家很头疼。上官安打算让时年仅仅六岁的上官氏做皇 后,遭到霍光反对,于是转而走盖长公主的门路,成功实现目的。上官家族为了回报盖长公主,想将其情夫丁外人封列侯和光禄大夫,也被霍光驳回。霍光此前又曾多次阻止上官家族其他亲 戚封官。双方因而结怨,成为政敌。

于是,上官桀父子联合盖长公主、燕王刘旦以及辅政大臣桑弘羊等共同结成反对霍光的同盟,假托燕王名义趁霍光休假的时候向汉昭帝上书诬陷霍光有不臣之心,并内外接应,做好准备 打算一举擒杀霍光。不幸计划败露,霍光先下手为强,将上官家族与桑弘羊等人一并族灭。此后霍光成为朝政实际上的决策者,少不经事的汉昭帝几乎对他“朝中之事,悉以咨之”。

霍光见主少国疑,丝毫不敢懈怠,夙夜在公,生怕变生肘腋。如此十三年,赏善诛逆,国家渐渐充实。然而昭帝二十一岁时,不知道是得了怪病还是被人暗害,突然暴毙。有人认为是霍 光害死,因为此时昭帝已经弱冠,到了君临天下的时候,霍光不想还政于君才出此毒计。此种推测虽然缺乏确凿证据,但从以后霍光扶立皇帝“立幼不立长”这一风格可以看出,他是难逃嫌 疑的。

由于昭帝死前没有指定皇位继承人,故霍光趁机力排众议,提出迎立昌邑王刘贺入继大统。刘贺(前92年-前59年),汉武帝刘彻之孙,昌邑王刘髆之子,五岁袭父爵。刘贺年少时,不学 无术,行为怪诞,是个“在国素狂纵,动作无节”,甚至国葬期间仍“游猎不止”的纨绔子弟。左右多次对他进行切谏,但刘贺要么置若罔闻,当耳旁风;要么当时接受,随后我行我素。刘 贺的为人和恶迹,作为资深政治家的霍光不可能不知晓。霍光之所以坚持立刘贺,据后世学者分析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原因:其一,刘贺是刘弗陵的侄子,由他继承皇位,既合乎儒家礼法,也 不影响汉昭帝遗孀上官皇后(霍光外孙女)的地位;其二,刘贺一直生活在藩国,在朝中没有根基,没有势力,不会对霍光造成威胁;其三,刘贺不识体统,热衷吃喝游玩,似乎对政治不感 兴趣,便于霍光专擅朝政。

刘贺接到任命讯息之后,欣喜若狂,一路急行,从“日中”出发到“晡时至定陶”,三五个小时竟狂奔了“百三十五里”,致使“侍从者马死相望于道”。行至济阳时,刘贺还惦记着当 地的特产,派人“求长鸣鸡,道买积竹杖”;经过弘农时,刘贺淫欲勃发,“使大奴善以衣车载女子”,搞来一车漂亮女子。刘贺一路所作所为,让人瞠目结舌。

他即位以后,更是荒唐。据《资治通鉴》载曰:“大行在前殿,发乐府乐器,引内昌邑乐人击鼓,歌吹,作俳倡;召内泰壹、宗庙乐人,悉奏众乐。……召皇太后御小马车,使官奴骑乘 ,游戏掖庭中。与孝昭皇帝宫人蒙等淫乱。”皇帝如此不堪,作为拥立者,霍光颜面扫地。这还不打紧,毕竟淫乱纵欲是历代帝王的通病,最让霍光忍无可忍的是,这个刘贺不想只做一个傀 儡,居然还想把帝位“坐实”。登位后,大批旧属得到破格提拔,“昌邑官属皆征至长安,往往超擢拜官”,而且政由己出,彻底打破了自汉昭帝以来“政事一决于光”的局面。

不到一个月,霍光坐不住了,协同满朝文武向太后弹劾刘贺:“发御府金钱、刀剑、玉器、采缯,赏赐所与游戏者。与从官、官奴夜饮,湛沔于酒。独夜设九宾温室,延见姊夫昌邑关内 侯。祖宗庙祠未举,为玺书,使使者持节以三太牢祠昌邑哀王园庙,称‘嗣子皇帝’。受玺以来二十七日,使者旁午,持节诏诸官署征发凡一千一百二十七事。荒淫迷惑,失帝王礼谊,乱汉 制度。臣敞等数进谏,不变更,日以益甚。恐危社稷,天下不安。”

就这样,昌邑王被轻而易举的废了。霍光又盯上了武帝的曾孙刘病已(亦即汉宣帝)。之所以看上了他,三个原因,一是这个刘病已看上去老实憨厚,年岁又小;二是这个小伙子读过一 些儒家经典,出口成章,起码有一副当皇帝的样子;三是他自幼遭逢巫蛊之祸,一直游离于市井长街,是个不图逸乐的人,没刘贺那么难伺候。

汉宣帝一即位,就明显地感觉到了朝廷内部来自霍光集团的政治压力,在他登基之日谒见高庙时,霍光陪同他乘车前往,他觉得心里很害怕,如“芒刺在背”。后来车骑将军张安世代替 霍光骖乘,汉宣帝就比较安逸自在,感到非常安全亲近。有着丰富生活阅历的汉宣帝心里明白,自己初即位,仅凭皇帝之名不能与霍光相抗衡,只有保持最大的克制,逐渐发展自己的势力, 寻求有利时机,才能夺回属于自己的最高统治权。所以在即位伊始,当霍光辅政以来首次表示要还政于君时,汉宣帝回绝了,他明确表示非常信任霍光,欣赏霍光的才能。请霍光继续主持朝 政,并当众宣布,事无大小,先报请霍光,然后再奏知他本人。

事后汉宣帝还专门下诏,褒奖霍光:“夫褒有德,赏元功,古今通谊也。大司马、大将军光宿卫忠正,宣德明恩,守节乘谊,以安宗庙。其以河北、东 武阳益封光万七千户。”霍光非常 满意,对这位皇帝的所作所为暗中嘉许。他巴不得皇帝一直这么温顺乖巧、倾心倚重,以便安保“仲父”般的势位,不致逼迫自己再行废立或者“取而代之”。

霍光虽然很满足,但其妻子霍显却还想更进一步,因为自己的女儿毕竟还只是一介嫔妃,不能掌控六宫。为此,她买通了御医淳于衍,在汉宣帝即位三年之后毒死了已经怀孕的许皇后。 消息陆续传出,宣帝强忍失妻之痛,以勾践的“苦身焦思,终灭彊吴”自我激励,佯作不知,而且回赠了一发“糖衣炮弹”,册立霍光之女霍成君为皇后。

有人或许会责骂汉宣帝懦弱无能,因为其“妻子见杀而无匹夫之怒”。实际上并非如此,刘病已按兵不动,是通盘考虑的结果--军机要职都不在自己手里。霍光的儿子霍禹以及霍光哥哥 的孙子霍云都是中郎将;霍云的弟弟霍山任奉车都尉、侍中,掌握胡、越兵权;霍光的两个女婿分别是长乐、未央宫的卫尉,掌管整个皇宫的警卫。自己就算是想跟三国时期的曹髦一样,亲 率甲兵来刺杀霍光,恐怕也是蚍蜉撼树,白白做了“昌邑王第二”。

正是为了能够“报仇雪耻”,才更需要现下的“隐忍蓄势”。

汉宣帝即位后的第六年,也就是地节二年(前68年),霍光去世。汉宣帝与上官太后亲临丧礼,以皇帝规格的待遇厚葬霍光,并加封霍光的侄孙霍山为乐平侯,以奉车都尉的官职领尚书 事。与此同时,汉宣帝认为时机已到,开始亲理朝政。他重用御史大夫魏相,让魏相以给事中的身份参与朝中的机密决策,后来又提拔魏相为丞相。继而任命邴吉为御史大夫,又委以他的岳 父平恩侯许广汉以重任,与霍氏一族分庭抗礼。

接着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和明升暗降的手法,把霍光两女婿东宫(长乐宫)、西宫(未央宫)卫尉的职务解除,剥夺了他们掌管的禁卫军兵权。又把霍光的外甥女婿和孙女婿调离中郎 将和骑都尉的位置并收回官印,让自己的亲信的许、史两家子弟担任南北军和羽林郎的统帅,最终把兵权掌握在自己手中。之后,他提拔霍光的儿子霍禹为大司马,将其虚抬一格,剥夺了他 掌握右将军屯兵的实权。还对上书制度进行了改革,下令吏民上书,直接呈皇帝审阅,不必经过尚书,群臣百官进见皇上可以独自往来,把霍山、霍云领尚书事的职务架空起来。通过这一系 列步骤,霍家掌握的实权被剥夺殆尽,权力逐渐集中在汉宣帝的手中。

面对汉宣帝全面夺权的行动,霍家集团内部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等到醒过神来以后,先是惊恐害怕,后来干脆决定铤而走险。霍云之舅李竟的好友张赦见霍云家族岌岌可危,建议李竟 通过霍显告诉上官太后,先杀死当权的丞相魏相和平恩侯许广汉,进而罢黜皇帝。长安男子张章告发了这件事,宣帝就把此事交给廷尉处理。执金吾拘捕了张赦、石夏等人,但却留而不杀, 反倒将他们暗中监视起来。宣帝这一招“猫抓耗子”的确厉害。人有的时候经得住明火执仗、真刀真枪的一决生死,可绝对受不了“生死未卜”的感觉与“反复的恐惧攻心”。

果然,霍山等人更加恐慌,害怕时间久了被追查问罪,决定提前动手。秋七月,霍氏欲图借上官太后之手杀死宣帝亲信、罢除天子而立霍禹为帝,保住他们的既得利益。但叛乱在严阵以 待的汉宣帝面前很快瓦解了。霍氏相约定的计划还没有实施,宣帝就任命霍云为玄菟太守、太中大夫任宣为代郡太守。霍山又因为抄写宫禁秘书犯法,霍显为此上书表示愿献出城西宅第和一 千匹马来赎霍山的罪。宣帝在奏书上只批复知道了。就在这时,他们密谋的事被发觉,霍禹被腰斩,与霍氏相连的数千户人家被诛灭。宣帝随即下诏公开此事,所有被霍氏所连累的人,如果 事情发生在丙申日以前,还没有发觉或者被抓的,就索性不予追究。八月已酉日,刘病已废霍皇后。在西汉朝廷中盘踞了十几年的霍家势力一朝覆灭,汉宣帝最终确立了他的绝对统治。

这还不算更绝的,他亲政之后还做了一件让大家舌桥不下的事情,那就是替霍光辩诬、平反,并把霍光的名字推到麒麟阁中,位居辅弼重臣之首。这可是一箭双雕的妙棋。其一,既然汉 宣帝承认霍光的历史贡献,把矛头只对准以“霍禹”为代表的不肖子孙,那么霍氏一族的门生故旧以及其所培植的民间势力就再也没有任何借口以“霍光”的名义寻衅滋事、图谋不轨了!其 二,“以无私成其大私”,再度彰显自己的公允和雅量

有的学者或许会说:“荀子曰:‘上好权谋,则臣下百吏诞诈之人乘是而后欺。’汉宣帝对于霍氏家族之所作所为,充其量说明了他是一个权谋家!”

但之后的历史证明,他不仅是一位权谋家,更是一个“术道兼备”的政治家。权柄一朝在手,汉宣帝立即励精图治,选贤任能,以致贤臣循吏辈出。此外,他还注意减轻人民负担,恢复 和发展农业生产;并重视吏治,认为治国之道应以“霸道”、“王道”杂治,反对专任儒术。在对外关系上,宣帝于本始二年(前72年)联合乌孙大破匈奴,而后匈奴呼韩邪单于率众来朝称 臣。神爵二年(前60年)平定西羌,同年设西域都护府监护西域各国,正式将西域纳入版图。

现代著名藏书家、学者卢弼夸赞他说:“汉宣帝即位,年方十八,以久在民间,习知霍氏专恣。然当霍光稽首归政,犹谦让委任,迨光殁后,始亲政事。禹、云谋逆,咸服其辜,诚不愧 为中兴令主。”恰如其分!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先贤智慧网 责任编辑:赵丹阳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先贤智慧网微信

上一篇 下一篇:没有了 一键分享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