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读书杂感 >

吕不韦纵横天下的四大智慧

2018-08-23 · 来源:先贤智慧网 · 作者:赵丹阳
字体: / /

吕不韦出生于卫国濮阳,在韩国阳翟经商,早年因“贩贱卖贵”而“富甲一方”。此后,更以拥立之功位居宰辅,威震天下,名动四方。对于一位才能卓越的红顶商人而言,能够饮誉当时已 非易事,更为难得的是,其成功个案屡为后世研习仿效,经久不衰。究竟在他的身上,有何标新立异、特立独行之处,以致“传之来叶,可以贻厥孙谋”?

一,“八观六验”是吕不韦识人鉴物的根本原则。

一个领袖人物能否在干戈扰攘的格局中脱颖而出,在于他有无优质干练的团队,而团队能否不断的自我净化、吐故纳新,招揽德才兼备之士,则在于老板识人鉴物的本领。

吕不韦在其门客著述的《六论》中,系统而又完备的提出了人物品鉴学范本——八观六验:

(1)八观。八观,就是依据人在不同环境的表现来识才。

通则观其所礼。显贵之时看其所行的宾礼,即有地位时看是否趾高气扬,蛮横无礼。

富则观其所养。富裕之时看其所养的门人宾客,即富足之后他结交什么样的人。

听则观其所行。即听他所言之后看他做不做,如何做。

止则观其所好。即看他业余时间追求崇尚什么。

习则观其所言。习是“亲信”的意思。当他身处领导周围,有一定的发言权时,看他出好主意还是坏主意。

穷则观其所不受。即穷困之时看其是否不受非分之财。

贵则观其所进。任要职之时看其推荐什么样的人。

贱则观其所不为。贫贱时看其是否不为非义之事,尽管地位低下,决不做有损国格人格之事,堂堂正正,掷地有声。

(2)六验。六验,也就是依据人的情感来识才。

喜之以验其守:使之“得意”是否“忘形”。

乐之以验其僻:使之高兴是否不变操守,是否邪僻不正。

怒之以验其节:使之发怒,看其是否能自我约束。

惧之以验其持:使之恐惧,看其是否意志坚定,不变信念。

哀之以验其人:使之失败,看其是否自制、自强。

苦之以验其志:使其处于艰苦环境,看其是否有大志。

后世的《长短经》、《人物志》、《冰鉴》与及西方的史密斯*泰格版识人学,虽然也独具慧眼,意思深远,但是未免偏执一端,不见宏观。此数者或单单罗列出人物的几种类型,而不授以判 定之法,则资质平庸者很难运用自如;或单凭几个动作或眼神就加以推测,断章取义,失之精准。

二,“六戚四隐”是吕不韦内察奸邪的必要补充。

自古大奸似忠,大伪似真。因此“八观六验”虽然精妙,若偶一遇到“柔性成奸,妄蓄大志”之人,也难察其性。故吕不韦补叙“六戚四隐”,以策万全。

其中“六戚”指“父、母、兄、弟、妻、子”,代表了一个人的直系亲属。

其中“四隐”指“交友、故旧、邑里、门郭”,他们代表了一个人的社会关系。

一个人对待亲戚故旧能否团结友爱,处理社会关系能否圆通自如,也是对其能力和品性的重要考验。此外,“六戚”与“四隐”相互参验,也可探察一个人是否内外不一。如果其对人对事暗 藏双重标准,不可大用。

三,“七奸九才”是吕不韦建设团队的理论基石。

纵观吕不韦集团精心撰写的八览、六论、十二纪,我们不难发现,在其“兼儒墨,合名法”的主旨下,断断续续的罗列了七种不堪大用的“奸佞”,九种应该予以赏拔的“贤才”。唐末隐士 赵蕤综合后世典藏《群书治要》,将其总结为“七奸九才”。

七奸为:一、安位贪禄,尸居余气,此之谓“庸”;二、溜须拍马,曲意逢迎,此之谓“谀”;三、巧言令色,嫉贤妒能,此之谓“奸”;四、巧舌如簧,挑拨离间,此之谓“谗”;五、专 权擅势,结党营私,此之谓“蠹”;六、幕后指挥,兴风作浪,此之谓“险”。七、卖直取忠,哗众取宠,此之谓“诈”。此七者,德不御才,只可限制使用。

九才是:一曰帅才,以领万众;二日理才,以研事机;三日政才,以经制体;四曰学才,以综典文;五曰武才,以御军旅;六曰农才,以教耕稼;七曰工才,以作器用;八曰商才,以兴国利 ;九曰辩才,以长讽议。《吕氏春秋-先识》中说:“地从于城,城从于民,民从与贤。故贤主得贤者而民得,民得而城得,城得而地得。”便是指这九种人才的去留存续,关乎团队的兴衰成 败。

四,“反察七失”是吕不韦躬身自省,知错改过的针砭药石。

吕不韦及其智囊团在《似顺论》、《不苟论》等七篇著作中描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