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读书杂感 >

纪晓岚的文具箱为何让人叹为观止?

2018-08-20 · 来源:先贤智慧网 · 作者:赵丹阳
字体: / /

纪昀是一位胸怀坦率、性好滑稽的大学者,以总纂《四库全书》而名震天下,其学问之博大精探自不待言。清朝中叶以来,民间盛传他的种种诙谐幽默且才气四溢的故事,零零年至零九年,由铁三角(张国立、王刚、张铁林)联袂出演的“铁齿铜牙”四部曲更使他成为街知巷闻、家喻户晓的传奇人物。

作为礼部尚书且兼协办大学士,纪晓岚有机会遍览群书,深知圣贤之学的玄奥精微。对于当时某些文人墨客自以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狂士作风,他认为那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体现。他曾经慨叹:“吾自校理秘书,纵观古今著述,知作者固已大备。后之人竭其心思才力,要不出古人之范围,其自谓过之者,皆不知量之甚者也。”(陈康祺:《郎潜纪闻二笔·纪文达不轻著书之原因》)

反观今天那些动不动就以“国学大师”、“当代孔孟”自诩的所谓“达人”——我们真的应该效法“石云”,虚心慎行。

最近,有幸在“新法家”网站见到大量精美文物的照片和图解,其中最令人难以忘怀的当属纪晓岚的五层文具箱。五层抽屉,均长39厘米,宽19.8厘米,高4.5厘米。其中除了我们想象中的文房四宝(占一层),其它四层中尚有19件文房用具——斧、锯、秤、刀等无一不备。

这些文具上多刻有富含哲理的铭文,对于“坐阐教化,不轻著书”的纪晓岚来说,这些资料尤其显得珍贵。

笔者感其精诚,遂整理如下,以广传布——

第一层:炼性

尺铭:“其直中绳,其方出棱,其壁立层层,如使之回曲,对曰:不能。晓岚”。笔者译注:《荀子.劝学》中也曾谈及“木直中绳。”这个“绳”字是指墨斗里的墨绳。墨斗是古代木匠拉直线的工具。“方出棱”指方有棱角,喻正直之人。壁立:比喻界尺的边棱如墙一样耸立。后人也讲“壁立千仞,无欲则刚”。回曲:迂回曲折。也比喻做人的原则。

这是纪先生意在暗诫自己,人生当持节守正,不能轻易为权势所屈。

锯铭:“纤齿棱棱,犀利自矜,然盘根错节,非汝所胜,当知有能有不能。晓岚

笔者译注:棱棱,指重叠的齿状。自矜,在此处指自尊自大。盘根错节,指树木枝条盘曲交错,形容事物的复杂状态。意思是你(代指锯子)虽然看上去饱含机锋,一副可以分金断石的样子,但实际上只可以用来削木锉铁,如果妄图用你去锯断盘根错节的大树,那就是力所不及、痴心妄想了。

一把小小的锯子,作者仔细观察体味,也别有会心。锯有大小利钝,人有贤愚巧拙,用人之道,贵在较短量长,唯器是适;而待己之法,则贵有自知之明,需要见贤思齐,不可盲目自大。

正如纪昀自己在《四库全书总目》卷一百二十二《画禅室随笔》中所言:“大抵工于赏鉴而疏于考证,人各有能有不能,取其所长可矣”。道理谁都明白,但是知易行难。

秤铭:“老聃折衡使民不争,然不能使物无重轻,终不如持此以平。晓岚

笔者译注:古代称秤杆为衡。持此以平:是纪晓岚的处世原则,在《四库全书总目》中多次提及“持平之论”。唐代的姚元崇在《执秤诫》中道“称物低仰,不差毫厘。……存信去诈,以公灭私,无偏无党,君子似之。”

此句的大意是,道家主张“掊斗折衡,而民不争”(《庄子•外篇•胜箧第十》) 。然而用毁弃标准的办法平息纷争,到头来只能是缘木求鱼。因为失去了衡量事物的标准,社会就无法正常运转,既然物的轻重太小是不可改变的事实,与其放弃标准,还不如尽可能地合理掌握标准以保持公平。 

第二层:正德

戥子铭:“所系虽轻,亦务使平,盖千万之差,生于毫忽之畸零。晓岚

笔者译注:戥子,音děng zǐ,旧时专门用来称量金、银、贵重药品和香料的精密衡器(此物置于一红木盒中,盒盖书“未能免俗”四字)。毫忽:指古代最微小的长度单位。畸零:指整数以外的零头。

遥追前代,明方孝孺曾在《深虑论》中教诲世人:“虑天下者,常图其所难,而忽其所易;备其所可畏,而遗其所不疑。然而祸常发于所忽之中,而乱常起于不足疑之事。岂其虑之未周欤?”其论与春帆颇同。

是的。要想克服困难,应当在它还容易的时候着手,要想实现远大的目的,应当从细微处作起。因为天下的难事一定始于简易,天下的大事也一定离不开琐碎。因此,办理任何事情,必须及早抓紧有利时机,未雨绸缪,而且要时时刻刻居安思危,不可麻痹大意。 棕刷铭:“糊与纸相差,惟尔能均其厚薄”,“盖刚不过强,柔不过弱。晓岚

笔者译注:相着,指浆糊与纸相互贴附着。惟尔能均其厚薄,指刷子硬软适中,把浆子均匀地刷在纸上正好。

引申为做人、做事要刚柔并济,强弱相宜,不可偏执一端。

裁刀铭:“当断则断,以齐不齐。利器在手,孰得而参差?晓岚

笔者译注:显然,这里仍然是以“裁刀”的功能和特征讽喻世事。所谓裁刀,其用有二,一是可以“截断”,二是可以“裁齐”,代指为官者手握国之利器,必须断事果决,依法而行,如此一来,方能避免贪残酷烈、优柔寡断、进退失据之弊。

锥铭:“鞅挟三术,为钻之祖,锋利如斯,吾真愧汝。晓岚” 笔者译注:鞅,指商鞅。三术,分别是指帝道、王道和霸道。征讨暴乱,克宁区夏,救天下于倒悬,解万民于水火,而莫以功居,谓之“帝道”;总御皇机,各因其器,运筹演谋,鞭挞宇内,而乘时自立,谓之“王道”;黑白杂合,弃用仁德,期于有成,不问所以,论其大体,不守小节,谓之“霸道”。

纪先生由“锥”的“头利善钻”之性以小见大,扩展开来,借古讽今,直指人心。

这其间涉及一个典故,话说商鞅通过景监拜谒秦孝公,一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述如何成就太昊、伏羲那样的光辉伟业,后来发现秦孝公不为所动,于是退而求其次,改言“汤武革命,洪范九畴”,以期顺应对方急功近利、谋于事功、企图毕其业于一代的心理。没想到秦孝公还是不太乐意听,只是稍稍加以侧目而已。这回商鞅完全放弃道德底线了,竟然谈起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的权谋之学,结果正中下怀,身晋高爵。人之投机钻营,见风使舵,怎么可以到这种地步?!然而比附本朝,此类官员竟比比皆是,让“脱然高古”的他不禁发出慨叹:与蝇营狗苟之辈同居庙堂,真是耻与为伍啊!”

当然,纪晓岚身为“博而寡要”的儒生,难免对“严而少恩”的法家多怀偏见,因此其对商鞅的评价,也未必客观。但其字里行间想要向我们传达的意思,堪为至理明哲——为人处世,当上效孟轲,下接仲连,君子从道不从君!怎能为了一己荣华,就谄言悦上,歪曲圣贤的本意呢?!

尺铭:“金粟裁缝皆此尺矣,然长短参差亦彼不同此,此则取之于都市也。晓岚

笔者译注:金粟,即小米一样大小的金粒镶嵌在尺子上,称钿尺。杜甫的《白丝行》曾道“缲丝须长不须白,越罗蜀锦金粟尺。”把金属宝石镶嵌在器物上的此类钿尺来自都市。

《梁书·儒林传·范缜》有言:“人之生譬如一树花,同发一枝,俱开一蒂,随风而堕,自有拂帘幌坠于茵席之上,自有关篱墙落于粪溷之侧。”诚哉斯言!尺有长短参差之辨,人有飘茵落溷之分,先天的造就,无可更改,只能凭借日后的精进不休加以补足。

第三层:杂议

扁锉铭:“芒刺簇簇,细寸如粟,慎之哉,是微锋也能入木。晓岚”(此为加工木材之锉。)

笔者译注:芒刺,指树木茎叶上的小毛刺儿。簇簇,指小刺成列成行的样子。唐人王建《横吹曲辞-陇头水》中有“野麋饮水长簇簇。”意思是别小看这些排列成行的微小得像小米一样的芒刺,要谨慎,它也是十分锋利的。

引申为对于某些在平时毫不起眼的“小人”,一定要夕惕若厉,终日乾乾。正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宁受人之欺,毋逆人之诈”。

扁锉铭:“以金攻金而能相胜,百炼之精,锋芒乃劲。晓岚”(此为加工金属之锉)

笔者译注:以金攻金,指用铁锉来锉铁。百炼之精,指多次锻炼的精铁。东汉末年出现了“百炼”这一工艺说法,“百炼成钢”就是以此而来的。劲:指锋利的意思。

菜根谭曾道:“思立掀天揭地的事功,须向薄冰上履过;欲做精美金玉的人品,定从烈火中缎来。”恰合此意!

铜锤铭:“河朔之士,钝如此矣。若夫神槌,俟诸君子。晓岚

笔者译注:河朔,地区名,古代泛指黄河以北的地区。见《宋史·地理志》:“河朔幅员二千里,地平夷无险阻。”俟诸,即等待。

此句多歧义,鄙人浅陋,揣测纪先生是要以《素书》中的“原始”一章点播后进。意思是“钝锤”若想化为“神槌”,既须善加砥砺,也要适逢其人,得遇良时。以此告诫仁人志士,平时要在“道、德、仁、义、礼”五个字上苦下功夫,努力做到“诚于中而形于外。”

而后,更要学会潜居抱道,以待其时。若时至而行,则能极人臣之位;得机而动,则能成绝代之功。

如其不遇,没身而已。

起子:(无铭,柄上刻“晓岚”二字)

烙铁铭:“金寒丝翘,火烈丝焦。熨贴之平细意者斯调。晓岚

笔者译注:金寒,指熨斗太凉。丝翘,指丝织物因熨斗凉会翘棱而熨不平。火烈丝焦,指如果熨斗太热,丝织物就会被烤糊。熨贴之平,参见《隋书.李穆传》,其中记载:“李穆令李浑入京,奉一熨斗于高祖,曰:‘愿执威柄以熨安天下也。’高祖大悦。”这是头一次用熨斗比喻于政事。细意:细心的意思。取自杜甫《白丝行》“美人细意熨贴平,裁缝灭尽针线迹”。

这两句暗含为政不可过于苛刻(火烈),也不能一味放任无为(金寒)。

第四层:概论

凿铭:“斧非尔力不能洞穿,尔非斧力不能攻坚,相资为用,毋畸重于一偏。晓岚

笔者译注:畸重,偏重于一方面。相资为用,参见朱熹《答曹立之》:“……正是相资为用,不可作两事看。”指一件事中双方面的相互作用。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斧头若沒有你的力量,不能凿眼;你若没有斧头的强大冲击力,也不能攻坚。

若是知微见著,可将此语当作是纪先生要求自己要对同气相求的耿介廉吏加以团结,以期道义相勖,精诚协作,切不可恃才凌友,寂然独居。

斧铭:“斧柯斧柯,宛转摩挲,刃则新磨,柰尔纤纤何。晓岚

笔者译注:斧柯,指斧子把。摩挲,即抚摸、摩弄,也喻指权力。《逸周书.和寤》中有“毫末不掇,将成斧柯。”汉代蔡邕《琴操.龟山操》说“予欲望鲁兮,龟山蔽之,手无斧柯,奈龟山何?”(龟山在徐州,北望山东)纤纤:指细柔的样子。意思是初入宦海的秀才贡生们啊,朝气蓬勃,锐气英发,可惜是初生牛犊,涉世尚浅,还没有学会“外圆内方”、“物我两全”的做事方法啊,运用权力时一定要慎之又慎!

砧:(无铭,左下刻“晓岚”二字)

竹尺铭:“守正规直”,“乾隆乙卯七月。晓岚铭”(乾隆乙卯为1795年)

笔者译注:以尺子比喻要执守人生的准则。

红木尺铭:“是为官尺,悬诸令甲,至于裁衣,卿用卿法。晓岚

笔者译注:官尺,官方定的标准尺。令甲,指皇家第一道诏令,统称法令。“卿用卿法”的出自于《世说新语.方正》“……我自用我法,卿自用卿法。”纪晓岚联语中有“规矩人能授,方圆我自为。”与此同一个意思。

意思是,人要学会弘思远益,应权通变,以求在不违背“伦理”与“上命”的条件下保持个性,不为流俗所染。

尘刷铭:“豕鬣之刚,纤纤其芒,微尘入隙,亦莫遁藏,是故当录其寸长。晓岚

笔者译注:豕鬣,音shǐ liè,猪颈上的长毛。

刷子可以清障灰尘污垢,但作者由律己想到律人,认为:治人之道,忌察渊鱼;请己之道,污垢必除。方各有当,君子念诸。”古语说:“水太清则无鱼,人至察刚无徒”。韩愈也曾在《原毁》中说:“古之君子,其责己也,重以周;其待人也,轻以约。”纪昀借咏刷来阐明此中的辩证关系,表明其看事通透,人情练达。

总结:

文具为大众日常之用具,镂文其上,可见古人念兹在兹的精诚,对于修道进德之念,未有一日敢于或忘!纪晓岚所刻多微言大义,堪称“近乎中道”——这是特别值得官员学习和参究的。

溯古望今,我们在谈到“反腐肃贪,整饬吏治”这一问题时,大都着意于在“完善权力构架”层面建言献策,这固然是理所应当。美国学者托马斯·史密斯在《政策执行过程》一书中提出:“目标群体的组织和制度化程度、接受领导的情形以及先前的政策经验、文化、社会经济与政策环境等,是公共政策执行过程中的四个至关重要的因素之一,是政策执行过程中影响其成败所需考虑和认定的因素。”此番言语,可以说是对“制度建设”重要意义的充分阐释。

但《长短经》也曾有言:“夫政理,得人则兴,失人则毁。故首简才,次论政体也。”亦即是说,任何政治制度,都免不了要依靠“人”来加以运作,假使施政者其心不正,一味“蹈藉彝伦”,最终还是不免“其亡也忽”的悲剧。的确,从理论上来讲,古今中外皆逃不脱“德不御才,迟早垮台”的规律。所以我们首先必须规范和砥砺“人”的品行,令其“明睿笃诚”,之后,再佐以“物理其本,循名责实”的政体,才能使“国泰民安”成为可能。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先贤智慧网 责任编辑:赵丹阳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先贤智慧网微信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